2年前 (2018-03-23)  PCO行业资讯 |   抢沙发  199 
文章评分 1 次,平均分 5.0
导语:针对我国 PCO 行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,在我国 PCO 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方面进行了思考,综述了我国 PCO 行业的技术短板,提出了改进的建议 。

有害生物防治机构,即 PCO 是指在室内外环境对鼠、蚊、蝇、蟑螂、蚂蚁、跳蚤、虱子、蜱、螨及其他危害人体健康、影响 环境和人们生活的有害生物进行预防和控制,并向 被服务对象收取服务费用的单位[1]。有害生物防 治员是指从事预防和控制危害人类健康、影响人类 生活和工作、造成经济损失的有害生物的人员。

1 有害生物防治的一般技术要求

区别于传统有害生物控制的观念,PCO 要求综合防治,秉承标本兼治、高效益、优效果、易操作、无 害、安全等原则对有害生物采取因地制宜的治理措 施,包括化学防治、生物防治或其他科学防治手段, 以降低有害生物的密度,保障人类的正常社会活动, 减少有害生物带来的不良影响。

为达到综合性防治目的,PCO 产业除需满足服务业对顾客服务体验的各方面要求外,其服务质量 更是值得我们关注的方面。目前我国 PCO 行业的防治手段主要是使用杀虫剂[2],而杀虫剂的用法用量必须要严格控制,实现精细化操作、精准化施药,才能尽可能减少对生态环境的损害,这对 PCO 从业人员的专业素质和 PCO 行业的设备器材都有着严格的要求。

2 目前我国 PCO 行业的技术短板

  1. 1 部分从业人员专业水平较低 孙燕群[3]等对南京市的一次 PCO 产业抽样调查表明,占据 PCO 行业主力位置的街道所属服务站和 PCO 企业人员中大专及以上学历比例分别为 4. 76% 和 3. 97%,人员平均年龄高达 44. 59 岁和 46. 98 岁,而丁克颖[4]、陈戊申[5]在上海和深圳的调查结果也同样反映出PCO 行业人才学历低、人员断档、老化、流失等情况十分严重。

PCO 行业从业人员作为有害生物防治的专业人员,必须掌握相应的专业知识。晁斌[6]等的 KAP (知信行模式的简称,是一种行为干预理论)调查显示,较之于物业管理人员,珠海市 PCO 从业人员对蚊虫防治知识更加专业、丰富,然而仍十分不足 作为 PCO 从业人员,仅有 66. 28% 的有害生物防治员知晓化学灭蚊剂可能导致蚊虫产生抗药性,13. 95%的有害生物防治员认为化学药物是唯一的灭蚊途径。我国 PCO 行业的从业人员不仅专业人才亟需补充,进入行业后的内部培训也是各个企业和单位需要重视和完善的。

  1. 2 有的企业器械装备较为落后 汪斌和[7]等调查中发现,部分 PCO 企业的器械装备十分简陋,技术含量很低,甚至缺少必要的硬件设施,一些重要区域设置,如药械库房、配药室、更衣室等的建设达不到规模,器械单一原始。有的小型公司仅配备了简单的手提式喷雾器具,甚至连起码的动力喷雾器以及热烟雾机等都没有。上述现象产生的主要原因是部分企业只注重眼前效益,不肯投入过多时间和金钱。这种对硬件设施的过低投入,虽然在短时间内看似节省了大量开支,勉强可以满足公众或顾客对降低有害生物密度的要求,但是随着时间推移,必定 会对 PCO 企业和机构的远期成长产生极其不利的影响。一是仅能对较少种类的有害生物进行控制, 无法满足公众的多样化需求二是易产生严重的副反应,因器械和设施落后,无法满足用药精细化的要 求,有害生物易产生抗药性,也可能造成严重的坏境 污染,对人体和自然环境产生危害,极大地降低了顾 客体验 三是缺少必要的个人防护,对机构人员的健康不利,这不但影响机构的有效运转和经济效益,也 将对机构的凝聚力产生打击,影响机构的远期发展。
  2. 3 药物使用不规范 有的 PCO 企业,一旦认为某种制 药 剂效果好,就成年累月地长期使用,忽略了因时、因地、因种 靶标害虫种类 选用不同的制剂与剂型,并建立药剂轮用制,导致过早地产生抗性或低效[8]。WHO 和我国有关卫生机构的调查显示,目前有害生物的抗药性不但几乎涉及所有杀虫剂和有害生物,而且抗药性强,抗性倍数可高达上万倍,有的药剂失去了杀灭能力。Van Den Berg H[9] 等调查发现,斯德哥尔摩公约生效以来全球使用DDT 情况未发生重大变化,拟除虫菊酯的使用虽然已经占据主导地位,但因不规范用药导致抗药性产生,也潜在地降低了其杀虫效果。

使用化学药物不规范、不按照流程,尤其是对付产生抗性害虫时使用超大剂量杀虫药物会致使环境 危害加重,严重污染水源、空气、土壤等环境,并且导 致包括有害生物天敌或有益生物在内的多种生物死 亡或绝种。此外,有毒物质进入水、土壤、植物等内, 通过生物富集作用使病虫的抗药性再度加强,迫使 药物用量再度上升,形成严重恶性循环[10]。

3 改进 PCO 产业技术的思考

  1. 1 提高从业人员专业素质 一个具有丰富专业知识、优秀专业素养的有害生物防治员将对公众、客户健康教育产生重要作用[11]。作为一个新的专业工种,国家业已出台有害生物防制员的职业标准[12],相关从业人员必须充分加强对专业知识的学习,努力提升自身的专业素质,同时 PCO 企业应加强人员内部专业培训,形成系统、规范、严谨的行业 流程,这样才能在企业核心竞争力上产生突破。针 对目前国内 PCO 行业的人才短缺,政府应制定相关政策进行发展引导,各 PCO 企业应发挥主观能动性,提升专业水平和文化程度,采取提高工薪待遇、争取社会福利等方式吸引优秀人才,有效增强其工 作积极性。在美国的 PCO 机构,从业人员分为技师、施药员、主管,技师主要从事较为简单的防治工 作,施药员可以开展更为复杂的防治作业,主管可以 从事施药员或技师的工作,但经营活动才是其主要 从事项目[13] 所有从业人员必须持有州政府农业部门颁发、经过一定时间培训并通过相关考试后方可 获得的从业执照。另外,高中是美国劳工部要求的PCO 从业人员最低入职门槛。2002 年的一项调查显示,美国 PCO 从业人员中,高中以上学历占 76%, 高中学历仅占 24. 00%[14],学历整体水平远高于我国。同时,目前美国 PCO 从业人员平均工资是33840 美元/ 年,工资水平具有较强竞争力。
  2. 2 提升硬件水平 硬件设施是 PCO 服务的基本条件。硬件包括药品种类和数量、施药工具、安全防 护设备、密度监测设备、抗性检测设备及办公设备、库房、车辆等[15]。只有合理科学配置硬件设施,才 能有效提升 PCO 企业的服务水平和竞争力。在工作中,杀虫效果的好坏取决于药剂、器械、应用技术 三方面的因素,三者必须合理匹配、有机结合[16] 。不同喷雾器械成雾原理不同,对药剂的要求也不同, 所产生的杀灭效果也可能有明显的差异,选用品质 优良的消毒杀虫器械,可以大大提高工作效率。Jennifer Knapp[17]等的报告也认为,有害生物控制技术需要手段的创新来从根本上改善质量和效率,其中就包括改进压缩喷雾器,设计无人驾驶“智能”喷洒系统等硬件提升的手段。
  3. 3 科学使用化学药物 随意使用化学杀虫剂不但达不到控制害虫的目的,而且往往诱发害虫抗性、破坏生态环境,甚至危害人类健康。发达国家对化 学杀虫剂的使用具有严格的限制和综合管理手段。比如美国要求所有化学杀虫剂必须获得联邦、州两 级登记许可后,方可在所登记的州销售和使用,使用 人员要有执照等[18]。在我国,冷培恩[19]等通过对 滞留喷洒、超低容量喷洒的用药量、流程和作业时间 进行研究,分析了用药量、器材参数、作业速率等一 系列指标,探索了科学的计算方法,首次提出了量化 控虫技术的概念。随着计算机技术高速发展,通过大数据技术,结合环境动态防虫控虫必将进一步受到重视,这将使化学药物使用的精确化、高效化、最优化成为可能。
  4. 4 强化综合防治理念 国外 PCO 行业更加重视综合虫害管理,就是基于危害分析关键控制点HACCP 的方式,包括了有害生物风险监测分析与预警、有害生物控制、专业培训、控虫药械销售/ 租赁、虫害风险管理等服务[20]。McGraw EA[21]等在研究中表示,虽然一直以来杀虫剂被用来控制有害生物种群密度,但是在过去15 年的有害生物控制策略中,野生昆虫种群遗传改良的生物防治方法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。研究还考虑了潜在的各种障碍,包括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和公众的接受能力等,对有害生物防治方法提出了可行性分析。

随着时代的发展,我们开始逐渐意识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,人类要与大自然和谐相处,发展可持续的有害生物控制技术是必由之路。随着信息技术时代和生命科学技术时代的到来,PCO 行业的技术革新也会产生新的突破,多种技术综合运用必将成为有害生物控制的未来趋势。

参考文献

[1] 中国卫生有害生物防制协会. 北京市有害生物防治服务机构资质等级评定标准 试行 [J]. 中华卫生杀虫药械,2002,8 4 58-65.

[2] 潘之华.PCO 的可持续发展之路[J].中华卫生杀虫药械,2006,12 5 388-390.

[3] 孙燕群,熊丽林,郑一平,等.南京市有害生物防治行业现状分析[J].中华卫生杀虫药械,2014,20 6 588-590.

[4] 丁克颖,陈景龙,刘丽军,等.闵行区有害生物防治业现状调查

[J].中华卫生杀虫药械,2005,11 3 193-194.

[5] 陈戊申,吕伟传,王廷哲,等.深圳市有害生物防治行业首次现况调查[J].中华卫生杀虫药械,2008,14 4 293-296.

[6] 晁斌,阮峰,崔利伟,等.有害生物防治员和物业管理人员对

虫防治的知信行调查[J]. 中华卫生杀虫药械,2013,19 5 399-402.

[7] 汪斌和.福州市有害生物防治行业的现状及对策[J]. 中华卫生杀虫药械,2011,17 5 404-405.

[8] 郑智民.PCO 企业在应用卫生杀虫药械中的若干问题刍议[J].中华卫生杀虫药械,2005,11 1 46-47.

[9] Van DBH,Zaim M,Yadav RS,et al. Global Trends in the Use of Insecticides to Control Vector- borne Diseases[J]. Environ Health Perspect,2012,120 4 577-582.

[10] 刘英东.化学农药对环境的危害及其防止对策的探讨[J]. 中国环境管理干部学院学报,2006,16 1 84-86.

[11] 蒋洪.健康教育,PCO 业的共同责任[J].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,2004,15 1 69-70.

[12] 林颖.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第十批国家职业标准[J]. 就业与保障,2005 7 33.

[13]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,U. S. Department of Labor. Occupational outlook handbook,2012 - 2013 edition,pest control workers[EB / OL]. 2012-03- 29 [2013 - 03 - 07]. http / / www. bls. gov / ooh / building-and-grounds-cleaning / pest-control-workers.htm.

[14] 徐家俊.美国专业虫控企业 2002 年回顾及市场分析[J]. 中华卫生杀虫药械,2004,10 1 2-8.

[15] 齐宏亮.卫生城市病媒生物防治视角下的 PCO[J].中华卫生杀虫药械,2013,19 4 282-285.

[16] 邹钦.消毒杀虫药械使用中存在的两大误区[J].中华卫生杀虫药械,2006,12 5 360-361

[17] Knapp J,Macdonald M,Malone D,et al. Disruptive technology for vector control the Innovative Vector Control Consortium and the US Military join forces to explore transformative insecticide appli- cation technology for mosquito control programmes[J]. Malar J, 2015 14 371.

[18] 陈友权,赵清. 美国农药登记使用管理与病虫害统防统治[J].农药科学与管理,2015,36 7 1-5

[19] 冷培恩,刘洪霞,徐劲秋,等. 有害生物防治的量化控虫技术

[J].中华卫生杀虫药械,2015,21 3 223-225.

[20] 王开诚,蒋洪. 2010 年北美专业有害生物管理业 100 强分析

[J].中华卫生杀虫药械,2012,18 4 356-357.

[21] McGraw EA,O'Neill SL. Beyond insecticides new thinking on an ancient problem[J].Nature Rev Microbil,2013,11 3 181-193.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害虫防治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zxpco.com/pco/1302.html

关于
一个曾经的PCO从业者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
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